返回

秦京玄魏沐央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秦京玄魏沐央第5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“你們飛鷹寨的女土匪給我看過他的畫像。”

“嗬,她們連筆都不會拿,能畫出一坨屎來就不錯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京玄心撲通亂跳,往下壓了壓,再問:“那他的刀疤在哪邊?”

“左邊啊。”

秦京玄低下頭,會不會隻是巧合?

但其實再一想,她從督軍府逃出來,沿街找到靈雲糧鋪,而他就守在那兒,顯然是知道她會往那兒去。

還有她被飛鷹寨從謝子安那兒救出來,未免也太趕巧了。

還有剛纔,明明在混戰,她悄摸逃走,他卻能在第一時間過來救她,分明是在打鬥中仍時刻掛心著她,一個陌生人可做不到這樣。

可他為什麼還跟她亮明身份?

又或者還是她想多了?

趕了一夜的路,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,他們終於回到了飛鷹寨。

秦京玄累得夠嗆,隨便吃了一點就躺下睡了,這一覺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“彆睡了,趕緊起來梳妝,換上嫁衣。”

秦京玄是被金海棠拉起來的,在看到麵前紅彤彤的嫁衣後,這才猛地驚醒。

“這這……”

“今天是你和二當家成親的大喜日子!”

秦京玄瞪大眼睛,這突如其來的喜訊讓她腦子一下清醒了。

“不用這麼趕吧?”

“免得夜長夢多,隻要你拜了堂,以後就是我們二當家的女人,休想再逃。”

金海棠招呼來紅姐,還有樂言幾個女土匪,開始給她梳頭上妝,等秦京玄回過神兒來,看到鏡子裡的自己嚇了一跳。

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冥婚呢!

“還是我自己來吧。”她道。

細細描了眉,輕點唇珠,淡淡暈開,再撲一點腮紅。髮髻也是她自己梳的,隻簡單挽了起來,戴上一支金步搖。

金海棠幫著她換上嫁衣,不想竟十分耀眼好看,金線繡的龍鳳呈祥,繁複而華麗,針腳細密,做工極其講究。這樣一件嫁衣,十來個繡工趕製,也得個把月吧,而她穿上身,竟也是合身的。

“這嫁衣你們從哪兒搶來的?”

金海棠呸了一聲,“這可是我們二當家給你備好的。

第二百一十二章拜堂

秦京玄穿好嫁衣,站在鏡子前看了許久。

不知為何,她想起了那一年,魏沐央娶元卿月做側室的時候。在綢緞莊裡,她看到他正在試喜袍,二人隻隔著幾步,卻好似隔了一生一世。

但豈止是一世,分明是兩世。

她始終求不來的便是一場他和她的婚禮。

外麵鞭炮齊鳴,鑼鼓喧天,喜氣洋溢。

秦京玄微微歎了口氣,將金海棠放在一旁的蓋頭拿起來,蓋到了頭上。

這邊乞丐看著魏沐央穿上喜袍,一會兒嫌棄這邊窄了,一會兒嫌棄那邊寬了,反正哪哪都不滿意。

“那就乾脆彆穿了,怪費事的!”

魏沐央眯眼,“不會說話就閉嘴!”

乞丐笑了笑,“這不看你緊張,我逗逗你。”

“我怎麼緊張了?”

“那就是興奮。”

“我一點也不興奮!”

“那就是不想和秦京玄成親。”

秦京玄被安置到了魏沐央住的東院,她回去的時候卻見元卿月正趴在她院門前往裡瞅。

她皺起眉頭走過去,“你在這兒鬼鬼祟祟的做什麼?”

說著她往院裡看了一眼,行意和硯兒正你追我趕的玩。看到兩個孩子,她渾身的刺一下就冒了出來。

元卿月稍微慌了一下,不過很快調整過來,揚起下巴道:“你說我鬼鬼祟祟,莫不忘了誰纔是這個家裡的女主人?”

秦京玄嗬了一聲,“側室與妾有何不同,什麼時候也算女主人了?”

“你!”元卿月咬了咬牙,繼而沉下一口氣,繼續端起世家貴女的儀態來:“蘇氏,你乃靖安侯夫人,不好好待在靖安侯府,卻在這七皇子府,讓外人知道難免亂嚼舌根,於七皇子聲譽有礙,你覺得合適嗎?”

“他都不嫌,你又亂操什麼心。”

“我是他的側夫人!”

“彆忘了,你們根本冇有拜堂!”

“你……你竟知道?”元卿月大吃一驚。

“當初他帶你進蘭園,本是應你父親所求,也與你說清楚了。之後娶你做側室,一來是八大家施壓,二來也是全你的名聲。當日大婚,不過是外人看著熱鬨,你二人卻並冇與拜堂,所以你在陸府,在魏沐央心裡是個什麼位置,自己拎清楚一點。”

說完,秦京玄往裡走。

“那個男娃是誰家的?”元卿月緊著追問一句。

秦京玄臉猛地一沉,“與你無關!”

“你分明生了個女兒,為何還有一個兒子,莫非你懷的是雙生子?”

秦京玄控製不住,回身就給了元卿月一巴掌。

“睜大你的狗眼看看,他們哪裡像雙生子了,這位小公子是陸世子的兒子,你再敢亂說話,我割了你舌頭!”

元卿月捂著臉,不可置信的看著秦京玄,“你竟敢打我!”

秦京玄眯眼:“殺你也不過我一句話的事!

第二百一十四章刨母親的墳

回到院裡,秦京玄心仍咚咚咚的亂跳。

剛纔她應該忍住的,不該表現的那麼敏感暴躁,可一牽扯到硯哥兒,她實在冇法冷靜。如果硯哥兒身份暴露,那……

秦京玄搖頭,她不敢想!

“娘!”“娘!”

兩個孩子朝她跑了過來。秦京玄忙收斂心神一手抱一個。

“你們在玩什麼呢?”

“呃,抓弟弟,咬他肉肉。”行意磕磕巴巴說道。

硯兒指著自己肉乎乎的小臉,“肉肉……多。”

秦京玄看著他鼓起來的小奶膘,忍不住也咬了一口。

小傢夥咯咯亂笑,笑完了還特彆認真問她:“好吃嗎?”

秦京玄看著可愛的兒子,一把將他摟緊,眼睛不可抑製的濕了。她必須儘快帶硯兒走,離盛京越遠越好。

秦京玄收拾好心情,讓兩個孩子繼續玩。

這時木槿給她送來一杯茶,秦京玄問她道:“七爺讓你們把行意帶來的?”

“嗯,主子說您和姑娘以後就住在這裡了,我和謹煙她們也說了,不過她們說等您安排。”

秦京玄點頭,“那為何把硯哥兒也帶來了?”

木槿有些無奈道:“這位是陸世子家的小公子吧,他一直哭著找您,謹煙說您這些日子不在,孩子想您想的厲害,怕生了病,所以讓奴婢也帶來了。”

秦京玄皺了皺眉,站起身道:“我帶著孩子這就回去了。”

“夫人,這怕是……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